苦莲心

此号已弃,软件卸了

我也不知道是什么

没有格律的即兴瞎来
  渡莲塘
轻舟涉泠水,夏来阳乌昶。
旦暮章章意,两间不知忙。
白蒻穿泥过,绿茎接天长。
鱼游曳碧影,鹤舞动莲香。
暮暮与朝朝,胜景无同赏。
孑孑独此身,入目俱惆怅。
生后逢百凶,世运居无常。
故人远云端,相隔两茫茫。
天道何伤刻,埋玉又掩芳。
灵府有长恨,傲骨生寒凉。
凄恻怀诗肠,应憾无琼浆。
提笔草落句,墨涩泪千行。
今日追终古,怫悦作滥觞。

添灵:浑身灵气十分。清眸蓄光带四分灵动,眼角凌厉又含三分灵俏,眉间仿佛天生敛了三分薄愁,颦蹙间更生三分灵态,含华未吐,才看时见姱容好色,清贵不群,顾盼间犹见流珠泻玉,狡黠玓瓅。玉面朱砂,一点丹渥缀额,更生第十一分殊色,故谓之添灵。
韫清:,色如沧水,质如温玉,皎皎胜月,煦煦似阳,修洁赛莲,清逸较云。明仪含章,内敛德芳。待人不欺,无有伤刻,概无亲疏远近,处之未有寒暑。璞玉衔香,名士无双。吾以皎月流辉,见君子韫清。

我要吹爆太太们
吧唧亮闪闪的,超级好看,不过我拍不出来✨

仿佛是坠落人间的两种截然不同的颜色,纵是天上人间的相隔,深渊却是同归之处。

再倾一杯酒,化人间一场万里愁霖,一下便是余生一整个荒凉寒苦的岁月。

   一片丹枫吹落,掉在肩上,收拾好思绪,拿起肩上的那片叶子,忽然意识到这金鳞台并不是萧条一片,还有逢季的生机正蓬勃着。
   此间的荣枯与兴衰,正悄掩于暮色四合里。
   如这花草挣扎四季却总要等待一个蓬勃的时机一般,对人来说,时运亦是必不可少的,草木况有逢季,人亦有值时一说。
   他生来是没什么过错的,却早早失去父母,时运在最开始便没有善待他。不信天地,但他相信,自己该是不一般的。

   年纪轻轻的少年郎,倚马仗剑,无拘无束了多年,如今却要一下子肩负起沉甸甸的责任,实为艰辛。肩上是一族兴衰荣辱,脚下是半程山水陌路,回想起往日,那些意气风发,桀骜不羁,似乎不过是少年无术,不知这高檐之下的诸多苦处。
    变数只在一夕,却由不得谁来抗拒,天道伤刻,哪会管那么多情非得已?
   当年射日风光之时,人们这般奉承道。
    一夕之间,人们话锋一转,所有的昔日的奉承,都化作了嘲讽和嗤笑。
   是啊,哪有什么不世之功,风光无限了一时,到头来却是一派萧条之景。这纵横于世间的万物,似乎没有什么是永垂不朽的,一切都在改变,金会腐,木会朽,千百代的光阴交替着行过,千百年间,似乎是千百种不同气象,但千百年的光阴里,再多事物横陈,却也堵不上悠悠之口。
   世人的那张嘴永远不会停下。
   但那又如何?
   “不过是一张嘴两瓣唇,吐出的东西有什么要紧,也值得那般计较?”
   但到底……他做不到这份从容,这份坦然,千百张嘴里吐出的一字一句,都砸在少年尚未坚忍的心上。
   “明明是柔软不过的唇瓣,可微微张合间,吐出的言语竟能比刀子还要锋利。”
    往日总言愁,今时逢变更生愁,愁上添愁。独坐危楼,凉风衰景空自守,说尽天道凉薄。
   奇怪的是,那满身的少年盛气,竟从未曾被压下几分,愁也好,苦也罢,都未能改变这锐气分毫。仿佛这人,天生就该是这般模样,有种风华,是融于骨子里的,一点点随着岁月,慢慢酝酿出芬芳。
    有些人,生来便该是不一般的。
   含华未吐,姿性不群,是为绝琛异俗工,岂同凡尘数?大道之行,定百难千阻,好玉之成,必精琢细磨。
   时已渐入秋季了,秋风虽寒,但后有硕果可喜。
   但这场秋风,似乎太寒凉了些呢。
   “这该死的天气,怎么这般冷?!”望着四周花落叶败的树木,忍不住咒骂了一声。
   这些枯败的都是夏生的花草,另一旁,逢季的草木自有它的蓬勃。
   盯着这些枯花败叶好半天,嘲讽一笑:“我竟无理取闹到同这天计较了。向来天都是在理的,天道之下的微末生灵,哪敢计较许多?”若是该计较,那失亲的那一笔,该如何算,如何讨还?
   该嘲的不知是人,还是天。
   抬眼,只见枝头一朵摇摇欲坠的花朵终是凋落了,一片片花瓣独自在风中飘零,有一瓣恰好落到了面前的酒盏里,端起酒盏,轻轻吹去水面上那片花瓣,然后将冷冽的清酒一口饮尽。
   凉酒入喉,虽是寒在心头,却让人生出几分气力来。
   仿佛这一杯饮的不是酒,而是这十几载光阴年岁里的不尽苦楚。百种滋味充斥心头,个中辛酸不敢与世言说,只能清泪浇酒,同着心绪一起饮下。
   “我把所有苦楚委屈都融到酒里去,饮罢后可能赠我几分胸胆和气魄,换得他日持剑弯弓时,也能如这饮酒的姿态一般干脆利落?”
   想着想着,不知不觉,又是几杯冷酒入了候,寒意直钻到心底去,他酒量算不得好,没一会儿便昏昏沉沉睡过去了。
   风凉花色惨,草枯叶不还,一任浮生十六秋,还属今朝寒。仗酒偷梦,不过是少年写意。
   似乎睡得不安稳,睡梦里失手将桌上的镇纸扫开了,镇纸上原先压着的宣纸被风吹走,挂在了一处枝头上。
   那是今日习字时瞎写的几句不成章的字句。
   “好花开短季,今时复零离,垂香含凄色,闭蕊隐衰迹。败色何忍欺,谢枝别非季。 闲来偷秋梦,半树凋寒,枯黄满地。恨旦暮一死生,枯荣几度交替。空怀惜景,千般愁绪了无益,徒戚戚。好酒酬秋风,借几分劲力,逍遥九天去。九天去,高远居,不逢人间兴衰意,不必空相忆 。百凶不避,我自同风扶摇起。扶摇起,君子思无羁,归期未可期。”
   字迹虽是潦草了些,却遮掩不住那尾句里透露出的气概。
   百凶不避,我自同风扶摇起。扶摇起,君子思无羁,归期未可期。
   这份气概,不是问谁借的,而是少年傲骨里与生俱来的。
   有些人,注定了该是不一般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枕山雨
   春来徐,燕双归,东君朝云驭轻骓。草长花发杨柳垂,春风拂绿落莺啼,四野一趣,新鸣乏力。一种风光两端绪,人间愁喜。恼岁岁春和易与,恹恹兴懒举。
   傍山居,观云起,牡丹闲生,香黯沉底。阖眼了无趣,忽闻隔山曲。山外客来天欲雨,白衫长琴,腰间环佩系。琼瑶佳曲,对盏相看两欢喜,酒倾杯倒,风流饮尽。眉梢染醉金袍乱,眼波流光青发散,神骀意荡,风物同寂,候山雨。
   叠股联膝拥玉体,交颈缠肢合双璧。捻珠咀温玉,吮指吐兰息。君子衔香醉花下,牡丹含羞卧云里。沮洳浓草阴,潮洼密林丛,丛阴掩娇意。春谷花深通暖泉,幽径道直接碧霄,枕山梦,共云雨。疾擩穿花不惜力,野逸合欢觅新趣。绸缪殷殷,切切期期,人间独得此殊异。春潮涣涣过云雨,难销迹,力竭身虚,似水融花砌。
   自在春风,闲来枕山雨。

  
  


   九转赤子心,纵百劫千灾,不损一分傲。天心一颗,世俗里奔波,不敢蒙尘分毫。从来桀骜,何堪徒受这天地煎熬?雨洗牡丹,前尘尽谢,自此冰消雾散。然椿萱并茂之景,终无缘平生。长剑常佩身侧,利刃寒光,伴与少年盛气。弯弓射隼,袖走风流,持剑凌云,步翻花浪。金袍玉冠,春风得意。剑锋所及,愿困顿皆破,苦难全扫,斯人清骨,负一身傲,磊落行世道。愿一日,其袭以君子之芳,得君子如兰。
   故人同与旧岁去,乘清风兮向天极。兰陵风物恰又新,且待少年风流意。

 
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如梦令·春暮
    又至兰陵春暮,无力风攀孱树。一点赤砂痕,憔悴进云深处。寻路,寻路,满径牡丹含雾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破阵子·夏日好
   细雨沾香疾落,微风染绿轻扬。恰牡丹辞春谢久,又藕花迎夏盛长。鱼莲碧叶塘。
    远客同来嬉闹,景天织梦匆忙。荡水兴浓潮广袖,泛浪云沉湿月光。江平人影双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枕云边
   夜深,花酒台上笙歌偃,花浪成片眠月前。对月春衫解,临风花容怯,相思影叠,恰如枕云边。呢喃时分,云低花色沿,窃语意绵绵。
   纤指弄珠圆,巧舌润花蕊,半抹羞色共风月,一处不夜天。长剑捣玉髓,力劲碾芳魂,一声声浪语花前,娇羞匿云间。堂前风动,情浓火真,花泥浮盏,星月坠杯,熬一夜汁水肌骨都烂醉,香色无限。
   得趣忘此身,展露春光向月前。素手调弦,一宿幽曲奏响,颠倒了人间。
   清眸含雾,牡丹缀露。瞳里波光化碧水,眉间痴嗔拟春山,玉面一点丹砂痕,引风雨,辗转共切切。人间佳景何处,恰此一份闲。珠玉环叩清越声,春风几度人间,遗此地,方寸极乐天。
   素身光洁,如鱼戏水涧,翻覆无倦腾浪起,相继深浅。唇齿逐香红白色,饮下云雨无尽泪;肌肤沁珠晶莹液,吞吐兰芷不竭芳。天香国色赠一人,管你名士高洁,来此间,嘤嘤绵绵,碎碎点点,夺人心神。
   龙垂白涎,花泣香泪,风雨初歇。缠绵未厌,隐入云中月。
   他日无时,还来枕云边。

此文已经被吃掉了